您的位置:主页 > 配资新闻 >

誉衡药业回覆深交所问询 并购隐患显现子公司表

此前,2020年1月31日,公司宣布2019年业绩预告,估量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吃亏24 亿元至26亿元,主要原因为以前年度收购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拓和南京万川、普德药业策划业绩未达预期,公司估量计提商誉减值筹备约25亿元至27亿元。公司业绩巨幅预亏,深交所问询函随即而至。

不只如此,越发值得留意的是,此举更为公司带来巨额商誉。据财经网相识,停止2019年第三季度末,公司商誉高达33.60亿元,已然占比净资产超七成。另外,公司偿债压力更是乌云压顶,截至2019年9月底,公司活动欠债中短期借钱约为 18 亿元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活动欠债(含 2017 年刊行的第一期中期单据)6.62 亿元,公司资产欠债率为 51.23%,高于行业程度。

事实上,誉衡药业自2010年起,就曾不绝收购哈尔滨蒲公英药业、澳诺制药、上海华拓、南京万川、湖北多瑞药业等多家药企,放荡并购曾为公司带来业绩的一时光辉,公司业绩在2016年到达峰值。可是,收购带来的业绩繁荣在2017年破灭,尔后的几年间,公司业绩也尚未显现好转。

而陪伴着公司连年来业绩的一连走低,背负巨额商誉和债务压力,誉衡药业开启“瘦身求生”之路。在2019年11月21日,出售所持澳诺制药100%股权后,公司再于2020年1月13日,宣布《关于签订意向性终止协议通告》,与Bioton S.A。及Scigen PTE。 Ltd。签订意向性终止协议。陆续串的流动也让誉衡药业在近期数月来,接连收到深交所存眷。

图片来历:业绩数据汇总(截图)

誉衡药业回答深交所问询 并购隐患显现子公司表

财经网留意到,在2018年年报中,誉衡药业就曾因上述三家子公司策划业绩低于并购时预期,计提商誉减值筹备2.66亿元,致使当年公司净利大幅下滑。

在公司最新回覆中,誉衡药业表明称,2019年7月,上海华拓及南京万川主要产物打针用磷酸肌酸钠、普德药业产物打针用脑卵白水解物被列入《重点监控目次》,受《重点监控目次》和新版《医保目次》影响明明,产物销量均有较大幅度下降。

在公司业务深陷泥潭之时,誉衡药业控股股东却在几回减持。据财经网不完全梳理,2019年内,誉衡药业9月7日、6月13日均通告披露,公司控股股东誉衡团体及一致行感人YU HENGINTERNATIONALINVESTMENTS CORPORATION(“誉衡国际”)、ORIENTAL KEYSTONEINVESTMENT LIMITED(“康健科技”)及其质权人打算减持公司股份。值得一提的是,当年,控股股东誉衡团体更因债务违约事宜,其所持的8600万股公司股票被果真拍卖。

财经网产经讯 2月11日晚间,誉衡药业回覆深交所问询函。

财经网就誉衡药业相关产物被列重点监控目次,公司后续业务成长偏向,以及公司业绩、财政面临困局的相关应对法子等问题,致电并以文字形式接洽了誉衡药业方面,可是停止发稿,尚未收到回覆。